从讨厌变成喜欢的瞬间

你不是你:

索尔曾经讨厌洛基,我是说,那种真切的,发自内心的讨厌。

大抵是源于类似幼狮捍卫自己领地的动物本能,当阿斯加德的仙宮多了一个小娃娃,尤其是这个小娃娃甚至夺走了母亲一半——何止一半,几乎是全部的注意力时,原本的仙宮霸主理所当然地表现出不满,以各种方式,摔桌子拆房子,大吵大闹,世界的中心这一次没有如愿,索尔不但没有如愿将入侵者赶出自己的领地,甚至母亲用略带愠意的谴责目光看着他时,仙宮大王子的世界轰然崩塌。

撇撇嘴在心中默念父亲教给他的箴言,“战士不会落泪!”索尔硬生生憋住他呼之欲出的眼泪,悲壮地在母亲面前承诺会做个好哥哥。

他努力地尝试了,然而小娃娃并不打算和仙宮王子和平共处,当索尔把示好的小锤放到绿眼睛的小恶魔手里时,被称为弟弟的可怕生物径直把心爱的小锤砸到仙宮王子的脸上,怔楞两秒后索尔冷静地站起来出门,甚至还带上了洛基婴儿房的门,带着一颗破碎的心。

这似乎预示了他们不得安宁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如两只幼兽一般他们的战场遍布了仙宫各处,拳打脚踢着泄着私愤,用最原始的方式争夺各项物品的所有权,有时是微不足道的小物,有时甚至是父亲母亲。当然洛基自然打不过兄长,然而索尔却是不敢用力,仿佛稍一用力他那瓷娃娃一样的弟弟就碎了,两相权衡之下倒是打得不分胜负。他们的战争持续了很久,直到终于分清了每样事物的归属权,武器库和校场属于索尔而图书馆和魔法书属于洛基,父亲属于索尔同时母亲属于洛基。筋疲力尽的两只幼兽互相舔舐伤口,在某种程度上握手言和。

所谓某种程度,就是索尔依旧会嫌弃弟弟瘦了吧唧娘们吧唧天天就知道看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脱脱是个待嫁的小姑娘,而洛基总是毫不大意地给兄长一个白眼嘲讽他目不识丁竟长肌肉不长脑子简直傻得可爱。

所以索尔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洛基的?其实他也说不上,只是当他终于意识到的时候,这种喜欢已然根深蒂固,是近千年的相互陪伴,是打打闹闹的情谊,是深入骨髓的习惯。他们仍旧会拌嘴,会争执,但终究会和好。神的一生如此绵长,请千万不要怀疑我爱你。

评论

热度(41)

  1. 爱吃狐狸的草莓七喜 转载了此文字